戴明盟在清华大学演讲(摄影,为你折叠降落伞的人

引导语:在我们生活中,为我们叠降落伞的人有很多,只是我们没有发现,确切的说也没有感恩过,要懂得感恩才会偶进步

图片 1
“航母战斗机英雄飞行员”戴明盟在清华大学演讲(摄影:邱越)

人生旅途,当苦难与厄运降临时,谁都希望有一把砥砺我们意志、支撑我们活下去的降落伞供我们安然着陆。

  今天(23日)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成立66周年纪念日,由海军与清华大学共同主办的第九届海洋观教育日活动在清华大学启动。在“海军青年精英主题演讲”活动中,海军某舰载航空兵部队副部队长戴明盟发表了题为“热血铸梦想
使命向海天”的演讲,与清华大学师生分享了自己作为舰载机飞行员的经历。

越战期间,杰克少校是美国航母上一名功勋飞行员,在执行第六十九次飞行任务时,他的座机不幸被击中。生死攸关之际,他立即打开备用的降落伞,成功地降落地面。遗憾的是,他很快被越军俘虏,关进河内的一所监狱里,经过6年难熬的铁窗生活后,终于被释放回国。回国后,他经常被邀请到各地以自己亲身经历作巡回演讲。

  以下为戴明盟演讲摘录:

一天,杰克正在一家餐厅吃饭。这时,一个人走过来,看着他说:你是杰克少校吗?杰克点了点头:是,你认识我?那人说:我认识你,但也许你不认识我。越战期间,我是你每次飞行前,为你折叠降落伞的人。因为当时航母上的飞行员非常傲慢,穿着笔挺的制服很神气,所以你不可能认识我。那人接着说,我是那个在甲板下给你折叠降落伞的人。你每一次飞行,我都帮你把降落伞折叠好。那次跳伞,你觉得那个伞还管用吗?杰克跷起大拇指:管用,要是你叠的降落伞不管用,我今天就不会坐在这儿了。那人说:那是我折叠的。杰克当时就流下了感激的泪水,惭愧地说:想不到,这么多年来,我从来没有跟你打过招呼,但是你却救了我的命。

  选择了军旅,选择了飞行,就要直面流血牺牲,历经风雨不改志

当天晚上杰克失眠了,脑子里不断浮现出那个为他叠过降落伞的水手工作时的场景:只见他趴在航空母舰甲板下一条长长的木头桌子上,汗流浃背地检查和缝制那些损坏的伞布,然后认认真真地把每个降落伞都折叠好,以备下次使用。他每叠一次降落伞,就有可能决定他所不认识的一个飞行员的命运。

  成为一名飞行员,是我儿时的梦想。高中毕业那年,正好有部队来招飞,我毫不犹豫地报了名。那时候觉得飞行员很神秘、也很神气。但进入飞行的大门后才知道,飞行并不是想象中的自由翱翔、诗意浪漫,而是面临各种危险,甚至死亡。就我来说,大的危险就遇到过三次。

往事像一面蒙尘的镜子,一旦拭去尘垢,便清晰地映在眼前。杰克为自己的遗忘而愧疚,不由得扪心自问,在那些充满鲜花与掌声的讲台上,在那些和平幸福的日子里,甚至是那场战火纷飞的博弈中,那个给自己叠过降落伞的人,我是什么时候忘记的呢?

  第一次是我刚上军校,头一回进行跳伞训练,我的降落伞缠住了打不开,嗖嗖地往下掉,快接近地面时才反应过来,赶紧打开备用伞,落地时偏离了着陆点近两公里,但好歹捡回了一条命。

当黎明来临时,杰克感恩地坐到窗前,打开电脑,在微博上打上这样一段话:我们每天都疲于应对各种生活挑战,以至于忘记了什么才是人生中真正最重要的事情。我们可能没有对他人说您好,谢谢您,也没有对那些有喜事的人说声祝贺,为那些事业有成的人送上一句赞美之词,可能也没有平白无故地为他人做些好事。但是我想说,无论你走过人生的一天、一月还是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请你一定要记住生命中那些曾经为你叠过降落伞的人。

  第二次是我刚分到飞行团,我和战友驾驶歼-6战机进行飞行训练。飞机升空不久突然起火,为避开地面重要设施,避免伤及群众,我坚持不提前跳伞,操纵着不断下坠、随时可能爆炸的飞机,冲向一片农田,最后在高度仅为500米时,才弹射出舱。500米到地面也就一眨眼的功夫,这次我冒这么大的险,就是为了最大限度地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从那以后,每当演讲快结束时,杰克都要提醒自己和听众,人生苦短,不管是在顺境中,还是在逆境里,都别忘了那些为我们叠过降落伞的人。在攀登知识顶峰的途中,老师为我们叠过解惑的降落伞;在工作受挫的低谷时,同事为我们叠过帮助与鼓励的降落伞;在人生寂寞的旅途中,亲人为我们叠过爱的降落伞正是这许许多多的降落伞,使我们博学、有为、幸福地度过一天又一天。

  第三次是我和战友跨昼夜飞行训练,遇上了右发动机停车的险情,类似情况多次造成机毁人亡的严重事故。“绝不能让事故再次发生!”我给自己下了死命令,果断关闭右发动机,按照单一发动机着陆的规程,稳稳地把飞机停在了跑道上,保住了国家价值数亿元的财产。可以说,每一次险情都是命悬一线!

勇者知道自己脚下都是路,智者知道是谁为自己铺的路。这个故事提醒我们,记住那些曾经帮助过我们的人,及时说出感恩的话,并接过他们的接力棒,为那些正在苦难与厄运中的人们编织援助与鼓励的降落伞,只有这样,我们的内心才会踏实安然,才能有足够的勇气去搏击风雨,迎接未来的挑战。

  一般来讲,飞行员经历这些险情后,心理上会有阴影,甚至不愿再从事飞行职业,这些年我身边就有战友转业到民航。但我这人大大咧咧地,风险越高越来精神、越要挑战。我想,飞行是我的人生选择,也是我作为一名军人的使命所系、价值所在,既然选择了,就要好好地干下去,决不能半途而废当逃兵。

[来源:文章吧网 Http://WwW.wenzhangba.CoM
经典好文章阅读,转载请保留出处!]

  2002年,我受命参加首批赴俄飞行训练,面对语言不通、机型跨度大等实际困难,我坚持自我加压,加倍学习、严格训练,教练一来就形影不离地跟着他学,教练一走就钻进机舱不出来,细心体会飞行感觉,很快就对座舱电门按钮“一摸准”,对功能数据和使用程序“一口清”。2005年,我作为骨干执行三代战机检验性靶试任务,面对陌生地理环境、陌生空域和高难复杂课目,发射各型导弹7枚,取得了6枚命中目标的好成绩。

  到2006年,我先后飞过9种机型,累计飞行时间超过1000小时,其中三代战机飞行时间超过500小时,熟练掌握各型战机的飞行技能,成为“海空雄鹰团”的一名大队长。

  选择了舰载机,选择了试飞员,就要敢于挑战极限,追求卓越创一流

  在组织的精心培养下,我的飞行事业进入了黄金期,我国的航母建设已经取得较大进展和突破,现在海军开始遴选首批舰载战斗机试飞员,我是为数不多的几位遴选对象之一。

  每一个飞行员都明白,舰载机可不是随便就能玩得起的。航母舰载机飞行员的风险系数是航天员的5倍、普通飞行员的20倍。美国刚刚发展航母时,平均每2天摔1架飞机,牺牲了1000多名飞行员。

  舰载机上舰飞行被喻为“刀尖上跳舞”。驾机着舰就好比在高速运动中穿针引线,时速200多公里的飞机,必须精确地降落在航母甲板的阻拦索之间,有效着陆宽度还没有陆地跑道的一半,其难度和操纵技术远远超过驾驶一般的飞机。

  平常,我们看航母像个庞然大物,实际上我每次驾机着舰,从空中看航母甲板,就一张邮票大小。更困难的是,航母在航行状态,海上气流也不稳定,飞机要俯冲着舰,就要不断调整姿态,这些都给着舰增加了难度。

  同时,舰载机着舰时不是减速而是加速,确保钩不住阻拦索时能够迅速复飞,离开航母舰体。钩住阻拦索时,由于是高速着舰,颈椎、腰椎和脊柱要承受巨大的冲击。因此,每次飞机着舰停稳后,我都要调整一会才能下来;由于惯性的作用,飞机被钩住的一瞬间,感觉到全身的血液都涌向头部,眼睛大量充血,眼前全是红的,这就是我们常说的“红视现象”。

  14°仰角、滑跃起飞,大家通常看到的是一个漂亮的弧线。但对我们舰载机飞行员来说,每次在甲板上驾机起飞,由于滑行距离短,需要迅速把飞机加到起飞的速度。瞬间加速,我们看到的起飞甲板,根本不是14°的斜面,而是一扇迎面扑过来的钢铁巨墙,高速滑行的一刹那,就有一种加速撞墙的感觉。

  可以说,无论是着舰、还是起飞,每次都是对生理极限的挑战,更是对意志心理的极限考验。但为了航母、为了国家,再大的风险都要冒,再大的挑战也要上。

  几年下来,我在各项舰机适配性训练中,第一个完成地面高速滑跑阻拦,第一个完成飞行着舰阻拦,第一个完成滑跃起飞,第一个完成绕舰飞行和触舰复飞,等等,创造了歼-15舰载机试验试飞的多项纪录。

  选择了大海,选择了蓝天,就要矢志强军事业,叱咤海天当先锋

  现在大家都在谈论“幸福指数”,作为舰载机飞行员,我们也不例外。从飞行这个高风险职业来说,每当有新科目完成了,我们就有很大的满足感;每当把飞行的每个步骤、每个环节做到位,结果很圆满,我们就有很强烈的幸福感;单位作为新组建部队,我们身上承载的是国家使命、军队荣光和军人担当,每当想到这一点,都会让我们每个人激情满怀、热血贲张。

  2012年11月23日,是歼-15飞机首次着舰的日子,组织上确定由我执行这次任务。这一天天气晴好,我像往常训练一样,起飞、寻舰、下降、着舰,飞机稳稳地停在航母甲板上。从飞机上下来,现场指挥员一把将我抱住,用力拍打我的背,哽咽无语。随后,我又回到驾驶舱,滑跃起飞、冲上云霄,首次实现了中国舰载机在航母上的成功起降。

  那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很多人热泪盈眶、欢呼雀跃。我国的舰载机在航母上成功起降的消息,也迅速登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举国为之沸腾,世界为之瞩目!有评论说:“一道完美的弧线,划出了中国海军的航母时代!”海军党委褒奖我们,“实现了我国固定翼飞机由‘岸基’向‘舰基’的突破”。的确,我们盼望这一天,盼了很久。

  戴明盟在演讲中表示,我深深懂得,舰载机飞行员头顶三重天:蓝天、使命、祖国,荣誉成就于蓝天,根源于使命,归功于我们伟大的党、伟大的祖国。作为一名飞行员,我的生命已经与蓝天、使命和祖国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无论什么时候,我的热血都将为中国梦强军梦而激情燃烧;无论什么情况,我都会朝着经略海洋、维护海权、建设海军的神圣使命努力奋飞!(邱越、黄子娟)(人民网)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